灣家//繁中
只會開腦洞嗷

目前主食:
全職:韓葉、傘修、喻黃、雙花、周江翔(周翔&江翔)、莫橙莫、盧劉、張安、包羅、吳葉、雙葉
Kingsman:好像是Harry受吧我還沒找到下限(掩面

腦洞多雷點多請多包涵 (・ω・ノ)ノ

【吳葉】here

※各種私設

※蟲多歡迎抓

 

基於禮貌,吳雪鋒在進葉秋房間前還是敲了敲門。不過如他所料沒人回應。

他打開門,床上的少年還蜷曲成一團沉浸在夢中。

吳雪鋒將葉秋亂丟在地上的衣物收拾好,放在一旁的桌子上。他輕輕地坐上床沿,替葉秋拉好被蹭到一旁的被子,然後就這樣靜靜地看著葉秋。

蒼白的臉上有明顯的黑眼圈,眉頭緊皺著,唇角邊還有口水的痕跡,總歸不是個好看的景象。即使葉秋本人其實長得不錯,卻也不會有人認為他現在的樣子能和帥扯上半點關係。

但看著這樣的葉修,吳雪鋒彎起一抹淺淺的微笑,帶著寵溺和欣慰。

 

畢竟好不容易才能看到安然沉睡的葉秋。

 

昏暗的房間煙霧瀰漫,微弱的火光一明一滅,少年發紅疲憊的雙眼和無聲的淚。

偶爾吳雪峰想起那天的事,心臟還會有些發疼。

 

忙完戰隊的事夜已經深了,在回寢室的路上,吳雪峰聞到空氣中淡淡的菸味,他停下來,正對著葉秋的房門。

葉秋會抽煙並不是什麼秘密,但吳雪峰就是覺得有些不對,他敲敲房門,沒人回應。

“小隊長?”吳雪峰喊聲的同時轉動了房門把手,出乎他意料的打開了門。

裡頭的人沒有發現他的闖入,只是坐在床上怔怔地盯著手上的煙,火光映著他爬滿淚痕的臉,看起來無比脆弱。

吳雪峰瞬間覺得心臟受到重擊,被壓得喘不過氣。他打開房間的燈,在葉秋驚訝的目光下熄滅才燃道一半的菸,然後打開窗戶驅散滿室的煙霧。

 

“……這樣亂闖別人房間對嗎?”葉秋試圖用一貫的語氣帶過此時的凝重,乾澀沙啞的聲音完全沒有平時的效果。

 

吳雪峰不知道該說甚麼,少年在他面前已經武裝好自己,就像在其他人面前一樣,強大且具攻擊性。

能讓他卸下防備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。吳雪峰意識到。

蘇沐秋的事他是知道的,葉秋在那之後沒有表現太多情緒,異常冷靜的處理後續的事情,他和陶軒想安慰也無從安慰起,久了就當作葉秋已經好好梳理了自己的心緒。

 

看到這樣的葉秋,吳雪峰除了心疼外還夾雜著自責。少年可能不需要安慰,只需要好好沉澱抒發,縱使方式不對,但打擾他的自己是否強制把他趕進他所構築的堡壘裡,他是否會緊逼自己,不容許再流露一點脆弱?

 

葉秋別過頭,吳雪峰帶著責備與不捨的眼神看得他很窘迫,他不喜歡也不擅長示弱,他或許沒有強到所向無敵,但他自認可以將自己的事做好。

所以當他被納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,他下意識地想推開。

 

“我無法代替他在你心目中的位置,或許也無法讓你像信任他一樣的信任我,"葉秋的被緊緊抱住,眼前的靠著的肩膀燙的他眼眶發熱“但是我在這裡,在你的身邊讓你依靠。”

 

“你們的夢想該靠你實現,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在。”

 

吳雪峰溫柔的嗓音是那個夜裡最後的聲音,之後吳雪峰放下睡著的葉秋,回去換掉半濕的衣服,這寧靜沒有被任何事物給打破。

而從隔天開始,吳雪峰除了忙戰隊事務之外還多了一個工作。

 

“你一定要每天像個老媽子一樣來查房嗎?”被趕上床的葉秋抗議,吳雪峰只是笑著壓好他的被角。

“小隊長晚安。”他趁機揉亂葉秋的頭髮,不意外收到少年的怪叫。

“老媽子快去睡不然會長皺紋和白髮啊。”葉秋背過身喊到,吳雪峰好氣又好笑的搖搖頭。

在吳雪峰關上房門前,他似乎聽到一聲極微弱,如同錯覺般的聲音。

“不客氣。”他輕聲回應道。

 

這個習慣在葉秋能好好入眠後就停止了,不過也變成叫醒睡太好而嚴重賴床的葉秋。

 

吳雪峰瞟了眼手錶上的時間,拍了拍還在睡的葉秋。

 

“早安,小隊長。該起床了。”

 

End.

─────

Bonus - 無題

 

※第二人稱

拖著行李準備離開,你聽到有人喊了你的名字。

你轉身,少年--或許可說是青年了--站在你的身後。

你突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三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,不足將青年磨練成一個足夠可靠的隊長,卻足夠讓青年創下一個神話。

 

你知道你走之後會有人取代你的位置,在場上站在他的身後和他一起作戰。那個出色的小姑娘有足夠的實力能和他並肩同行。

但你知道你走之後,再也沒有人能站在他身前,替他分擔風雨,讓他能單純的繼續他的榮耀。

 

他的未來還很長,只是沒有你的存在。

 

你努力控制臉上的笑容,不讓心中的苦澀沾染半分。

他看著你開了開口,好像有很多話想說,但最終你只聽到一句。

“謝謝。還有,其實我叫葉修。”他說。

 

你愣了一下,隨即笑了出來。你聽懂了那句謝謝隱藏的含義,或許還有那句話背後的渴望?

從榮耀裡的一葉之秋到三年來的小隊長,你確實都沒叫過他的名字。

“謝什麼啊!雞皮疙瘩都掉滿地了。”你輕快的說。他賞了你一個白眼,你再也忍不住得笑出聲。

“好吧。不客氣,小隊長。”你沒注意到你看著他的眼神是多麼地溫柔繾綣,看得他的心狠狠抽痛。

“還有掰掰,葉修。”你在還能維持笑容之前轉身就走。

所以你不知當你努力無視心裡叫囂的疼痛,也錯失他悵然若失的嘆息。

 

end.


廢話區:

莫名其妙好像走了小言風(抹臉

總之男神生日快樂(灑花


评论(3)
热度(22)

© 觴陵 | Powered by LOFTER